首页 团宠小暖宝:全国大佬争着宠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1029章 上官子越偷鱼贼 大长章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上官子越确实迷糊着呢。
  
  暖宝太能聊了。
  
  天南海北说了个遍。
  
  当然。
  
  他也愿意听暖宝说话,还挺有趣的。
  
  只是提起自己与父母的关系时,难免还是会头疼。
  
  一方面,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他早已习惯现在的生活方式。
  
  哪怕在某些时候,心里会有些许触动,燃烧起一丁点儿希望的小火苗。
  
  但从行动上,他已经不想有所改变了。
  
  或许是懒。
  
  或许是怕失望。
  
  总之,他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。
  
  有逍遥王府这个家,有那么多关心自己的人,已经别无所求了。
  
  可另一方面,他又知道暖宝的好意。
  
  生怕自己没有回应,会不小心伤了暖宝的心。
  
  所以啊,每当暖宝提起这种话题,他心里总是格外别扭,大部分心思,都会被这个话题所占据。
  
  故而,魏慕华一脸神秘让他支开暖宝时,他下意识就问了一句可可爱爱的糊涂话。
  
  “这样。”
  
  魏慕华笑了几声,又提醒上官子越:“你待会儿回去钓鱼时,不妨让暖宝少说两句话。
  
  那丫头话多,嗓门还大,鱼儿刚游过来,都还没来得及吃蚯蚓,就被她给吓走了。”
  
  鱼都被吓走了,哪里还会有收获?
  
  魏慕华边说着边摇头。
  
  蚯蚓一钩,鱼竿一下,又开始认真钓起鱼来。
  
  上官子越见此,倒没再说话,只是冲着魏慕华点了点头。
  
  离开前,还特地多看了两眼那装满鱼的木桶。
  
  再回到自己的钓鱼点,还没来得及说话,暖宝便急急问道:“怎么样?大哥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技巧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上官子越看了暖宝一眼,轻轻应了声。
  
  暖宝很是好奇:“什么技巧?咱们能学得来吗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上官子越点了点头,便坐回自己的椅子上。
  
  他还在想,应该怎么跟暖宝开口?
  
  要不就算了。
  
  钓鱼而已。
  
  实在钓不上来,他就去找木叉。
  
  总不能憋着暖宝。
  
  暖宝哪里知道上官子越的想法?
  
  瞧见他嗯了两声却不说话,不禁催促:“子越哥哥,你别光嗯嗯啊,来点实际的。
  
  这马上就要到吃午饭的时候了,别大家伙儿都钓到鱼,就咱们空着两个桶!”
  
  “你想钓到鱼?”
  
  上官子越微愣,转头问了句。
  
  暖宝嘴角一抽:“要不然我钓鱼作甚?”
  
  ——这问的不是废话吗?
  
  ——谁出来钓鱼不想有所收获啊!
  
  “嗯。”
  
  上官子越点点头,把目光转回湖里。
  
  想了想,才提议道:“要不,咱们认真钓?先别说话。”
  
  “啊?”
  
  暖宝一愣,很快就反应过来。
  
  她看了看上官子越,又看了看另一头的魏慕华。
  
  一脸哀怨:“大哥的钓鱼技巧,就是不说话?
  
  所以……我们刚刚钓不上来鱼,都是因为我话太多了!”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上官子越见暖宝如此,连忙摇头:“与你无关,是我钓鱼技术不好。”
  
  “那为什么我也钓不上来鱼?”
  
  暖宝瞥了上官子越一眼:“我的技术也不好!”
  
  “不可能。”
  
  上官子越再次摇头:“是我跟湖里的鱼八字不合,你受我连累了,这不能赖你。”
  
  暖宝:“……”
  
  她真是无奈极了。
  
  ——这撇脚的理由。
  
  ——谁信谁是傻子。
  
  “哼!”
  
  暖宝冷哼一声,便把鱼钩拉了回来,重新调整一下鱼钩上的蚯蚓。
  
  嘴里念叨着:“难怪大哥刚刚都不理我!我还以为他是钓鱼钓入迷了,不记得我在他身边呢。
  
  合着他就是故意的?怕跟我说话,鱼儿会跑呗?在他的心里,钓鱼比妹妹还重要了!
  
  那好吧,我不能说话了,我要认真钓鱼,钓好多好多鱼,把大哥给赢了!”
  
  言毕,鱼钩一甩,正襟危坐:“加油~暖宝要赢!”
  
  上官子越见此,不禁好笑。
  
  不过瞧见暖宝都不说话了,他也开始认真钓鱼。
  
  两个人端坐在湖边,盯着自己的浮漂。
  
  约摸半刻钟的功夫。
  
  暖宝突然发现自己的鱼竿有动静了!
  
  于是,连忙站起身,用力一拉。
  
  “哎呀,有鱼了有鱼了~”
  
  这可把暖宝给激动的呀。
  
  鱼钩刚收上来,上官子越就递过来一块厚帕子。
  
  “用帕子包着鱼,再把鱼从鱼钩上取下来,小心别被刺到手。”
  
  “好咧~谢谢子越哥哥!”
  
  暖宝正高兴呢,接过帕子就把鱼包住,小心翼翼将鱼取下,放到身旁的木桶里。
  
  还别说。
  
  这帕子挺管用。
  
  有了帕子,不仅不用担心小手手被鱼刺刺到,还不用担心手打滑。
  
  暖宝把鱼安置好,便冲着上官子越笑:“还是子越哥哥细心,我都不知道要准备一块帕子。”
  
  上官子越微微一愣,没想到这小小的举动也能受到夸赞。
  
  不过说实话,很开心就是了。
  
  看着暖宝木桶里正在游来游去的小鱼,上官子越凑了过来:“让我看看,我们暖宝第一条钓上来的是什么鱼?”
  
  “不知道呀。”
  
  暖宝高兴归高兴,但还是有些许失望:“这条鱼好小,都没有我半个巴掌大。”
  
  “这是鲫鱼。”
  
  上官子越看了看,安慰道:“鲫鱼的个头本就不大,能钓上来已经很好了。
  
  再加把劲儿,多钓几条,回去后就能熬一锅鲫鱼豆腐汤。”
  
  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  
  暖宝点点头,又去拿条蚯蚓。
  
  还特地挑了一条肥的。
  
  随着第一条鱼上钩,紧接着第二条鱼,第三条鱼也来了。
  
  上官子越那头也不赖。
  
  在暖宝钓到第二条鱼的时候,他也成功钓到了一条鲤鱼。
  
  看着得有两三斤呢?
  
  反正比暖宝钓的鱼要大。
  
  而暖宝呢?
  
  每次一有鱼上钩,她就高兴得眯了眼。
  
  【嘿嘿,我又钓到鱼了!】
  
  【哇~子越哥哥你钓的鱼好大啊。】
  
  【哎呀,又来了又来了,我可真是钓鱼小能手呀。】
  
  要不怎么说钓鱼会上瘾呢?
  
  暖宝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钓鱼的世界里了。
  
  一条接着一条。
  
  虽然大多数都是巴掌大小的鱼,再大一些的,还来不及收呢,就挣脱鱼钩掉回湖里了。
  
  但看着自己能钓这么多鱼上来,她还是有点飘。
  
  约摸半个时辰过去,上官子越钓得有点累了。
  
  他放下鱼竿,专心看着一旁的暖宝钓鱼。
  
  听见暖宝嘀咕钓上来的鱼小,又想起小姑娘那句‘暖宝要赢’,上官子越突然站起身,悄悄往魏慕华那头走去。
  
  魏慕华也是个厉害的。
  
  一个木桶钓满了不说,又寻来了一个木桶。
  
  且木桶里的鱼,竟然都是大家伙。
  
  随便拿出一条来,都能顶暖宝两三条。
  
  也不知是他太过入迷,还是上官子越脚步太轻。
  
  总之,直到上官子越重新回到暖宝身边,魏慕华也没发现,自己少了一个木桶。
  
  是的。
  
  上官子越偷鱼去了。
  
  为了让暖宝赢,他偷偷拎走了魏慕华的一桶鱼。
  
  趁着没人发现,又把自己的木桶拎回去,放到魏慕华身边。
  
  简简单单,掉了个包。
  
  当然。
  
  这还没完。
  
  上官子越知道,暖宝是个聪明的,他不能直接把魏慕华的鱼都给暖宝。
  
  而是先捞出几条来,再将暖宝自己钓的小鱼一并倒进去。
  
  如此,大大小小的鱼都有了,暖宝也不容易发现端倪。
  
  就算发现了,他也能说那些大鱼是暖宝钓的,只是她太入迷,自己都给忘了。
  
  睁着眼睛说瞎话这种事情,上官子越以前不会。
  
  可自从跟逍遥王相处久了,倒也学了几分。
  
  再加上他给人的印象一直很好,所以可信度几乎是百分之百。
  
  这不?
  
  暖宝又成功钓上来了一条鱼。
  
  当她熟门熟路用帕子把鱼包住,正想将鱼从鱼钩上取下来时……
  
  “哎呀?我的木桶怎么满啦!”
  
 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木桶,里头乌泱泱的全是鱼,都快游不动了。
  
  错愕地看向上官子越,想从上官子越那里找答案。
  
  结果?
  
  上官子越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挪着椅子过来看了看。
  
  “哦,还真是满了,要不要给你加个桶?”
  
  “不是,它怎么就满了?”
  
  “这不是你钓满的吗?”
  
  “不是啊,我哪里有钓这么多啊?”
  
  暖宝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:“而且你看,我钓的鱼都很小,但这个桶里的鱼怎么那么大啊。”
  
  “也不全是大的。”
  
  上官子越伸手捞了捞,捞出两条小鲫鱼:“你看,好几条小的。”
  
  “这几条小的我熟啊,我自己钓的,那这些大的呢?”
  
  “也是你钓的。”
  
  “我钓的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上官子越脸不红心不跳:“这里就咱们俩钓鱼,你的桶在这边,我的桶在那边。
  
  钓鱼的时候,我们都没离开过,也没人过来打扰。
  
  若这些鱼不是你钓的,难不成还有别人偷偷把鱼送过来?”
  
  说罢,又笑道:“想必是你第一次钓鱼,钓上瘾了,一时入了迷,都不知道自己钓了多少鱼。”
  
  “哦,这样啊。”
  
  暖宝还是有些不相信。
  
  但看着上官子越那样子,又不像撒谎?
  
  最后,只能慢吞吞把鱼钩上的鱼取下,开始自我怀疑。
  
  ——这些鱼真是我钓的?
  
  ——我什么时候钓了这么大的鱼啊,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
  
  ——钓到上一条鱼的时候,这木桶好像还挺空的啊。
  
  ——难不成是我记忆错乱了?
  
  ——子越哥哥真的没离开过吗?
  
  ——我怎么记得他的座位好像空过那么一会儿?
  
  暖宝一头雾水,连钓鱼的心思都没了。
  
  与此同时,魏慕华也有着和暖宝一样的困惑。
  
  他看着自己木桶里那几条鱼,陷入了沉默。
  
  ——我的鱼呢?
  
  ——不是钓了满满一大桶吗?
  
  ——正是因为第一个木桶装不下了,我才命人加了一个木桶。
  
  ——怎么稍不注意,大鱼全跑了?
  
  ——难不成是有人偷我的鱼?
  
  ——还是方才我在做梦?
  
  魏慕华伸手捞了捞木桶里的鱼,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。
  
  好巧不巧,就在这时,逍遥王和上官轩各自提着两个木桶从他身边经过。
  
  “这太平湖的鱼确实是多,一条比一条肥美,钓都钓不完。”
  
  “是啊,说太平湖是钓鱼圣地都不为过,太多鱼了。”
  
  “也不知这些鱼好吃不好吃。”
  
  “看着不错,必定鲜美。”
  
  一个老兔子,一个老醋缸,竟难得和谐,一边聊着鱼一边往逍遥王妃和温眉那头走。
  
  魏慕华见此,起身追了上去:“爹爹,轩叔,您二位收获不错啊。”
  
  逍遥王和上官轩听言,立马停下脚步,把木桶放下。
  
  “收获还行,你快看看,这些鱼多大啊。”
  
  逍遥王很多年都没有钓鱼了。
  
  难得钓一次鱼,竟能钓上来这么多,不禁有些小得意。
  
  瞧见自家儿子过来,就捞起鱼炫耀:“你看,大鲤鱼!还有这条,大鲈鱼!
  
  对了,鲢鱼也不错的,我还钓了一条鲢鱼,到时候来个清蒸鲢鱼头,包你们吃得满意。”
  
  魏慕华:“……”
  
  别的他不敢说,但鲈鱼和鲢鱼,他也钓到了。
  
  而且,跟逍遥王木桶里的差不多大。
  
  ——难道是爹爹偷了我的鱼?
  
  ——很有可能。
  
  ——毕竟爹爹一直吹嘘自己是钓鱼圣手,现在这么多年没钓鱼,好不容易钓一次鱼,肯定不想丢了面子。
  
  ——更何况,爹爹素来不按常理出牌。
  
  ——这种偷鸡摸狗的小伎俩,他确实能干得出来。
  
  如此想着,魏慕华看向逍遥王的目光,不免有几分怪异。
  
  可对方是他父亲,他又能如何?
  
  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气,心想:自己的老爹,自己包容着吧。
  
  “这些鱼确实大,想必十分美味,爹爹不愧是钓鱼圣手。”
  
  “那是,你爹什么时候说过空话?”
  
  逍遥王得到自家儿子的夸赞,心里美滋滋的。
  
  见魏慕华还杵着不动,又道:“别傻站着了,你钓了多少鱼?让我看看。”
  
  说着,便朝魏慕华的钓鱼点走去。
  
  魏慕华见此,甚是疲惫。
  
  ——我钓了多少鱼您还不知道吗?
  
  ——大多数都在您这里了。
  
  “你怎么回事儿?坐了这么久,就钓了半桶?”
  
  湖边,逍遥王已经开始叫嚷:“老大啊,你可是钓鱼圣手的长子啊,怎么一点都不像我?
  
  说罢,又指着鱼竿:“再过来钓一会儿,好歹钓满一桶吧?钓半天就这么半桶鱼,说出去我都嫌丢人!”
  
  魏慕华:“……”
  
  笑着点头,走过去拿起鱼竿。
  
  心里想着:得亏我不像你,若像你的话,我就得好好想想,该去偷谁的鱼了。
  
  ……
  
  午饭很快就做好了。
  
  有烤鸡,烤兔,烤鱼,还有水煮鱼片,糖醋鱼,清蒸鱼等等。
  
  就连大米饭,都蒸了一大锅。
  
  大家伙儿围坐在一起,晒着太阳吃午饭,还喝了几杯美酒。
  
  由于天气渐渐凉了,所以哪怕是大中午,众人也不觉得热。
  
  反倒是暖洋洋的,别提多惬意了。
  
  就是吃午饭时,温眉看到了湖对面的山水涧,来来往往有不少马车拉着货物进出。
  
  于是,不禁问了句:“对面那是什么地方?看起来还挺热闹。”
  
  众人听言,顺着她的目光望去。
  
  灵剑山的产业千千万,她和上官轩自然不会知道,那里曾经是他们的地盘。
  
  逍遥王妃鲜少出门,更不可能知道山水涧。
  
  倒是逍遥王,这几日听了几耳朵,便道:“那是山水涧,现在还没开业。”
  
  “山水涧?那是做什么的?”
  
  姜姒君啃着大鸡腿,明知故问。
  
  心想着,只要我问得多,那祁叔祁婶就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。
  
  “小丫头片子,打听这么多作甚?”
  
  逍遥王瞥了姜姒君一眼,又看了看自己几个孩子。
  
  叮嘱道:“记住咯,那里不是酒楼,没吃的,也不是娱乐的地方,没什么好玩的。
  
  那是一家书院,你们若是嫌功课不够多,就去逛一逛。”
  
  暖宝、姜姒君、段雅南:“……”
  
  三个丫头皆嘴角一抽。
  
  ——行吧。
  
  ——要不是山水涧是我们支棱起来的,我们都得信了您的鬼话。
  
  倒是魏倾华,第一个带头摆手:“那算了,我们功课挺多的,就不必去那边凑热闹了。”
  
  “你个臭小子。”
  
  逍遥王妃好笑,夹了半个鱼头便放到魏倾华碗里。
  
  “多吃点,吃鱼头聪明,做功课才不费劲儿。”
  
  “那您还不如给儿子吃两个鸡爪子。”
  
  魏倾华嘴贫,指着烤鸡的鸡爪:“吃什么补什么,多吃鸡爪,兴许这两只手就能自己写功课了。”
  
  “嘿,你个懒家伙……”
  
  “哈哈哈!”
  
  孩子们很快吃饱,各自离开了饭桌。
  
  或去帐篷里小憩,或是四下玩耍。
  
  就连魏慕华,也重新回到湖边,继续钓鱼。
  
  饭桌上,只剩下逍遥王夫妇和上官轩夫妇。
  
  哦。
  
  还有一个上官子越。
  
  他跟普通孩子不一样。
  
  很多时候,大人们的谈话都不会避开他。
  
  这不?
  
  逍遥王妃看着对面的山水涧,说道:“谁家开的书院,竟开在这个地方?还取名为山水涧?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