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诡异网红公司:女诡扮成二次元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243章 颠倒世界,鬼音之力!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房间里摆满了各种画作,唯有这幅稻田图最为惹眼。
  
  谈话间,裘云英的注意力一直离不开那张神秘的油画。油画稻田深处,一闪而过的黑色轮廓,宛若一朵阴霾深深植入心海,久久不能忘却。越是极力不去想,念头就越根深蒂固,模糊的黑色轮廓随之清晰起来……
  
  她隐隐有一股奇怪错觉,像是能看清黑色轮廓的真正模样。
  
  “那是一个女人……”
  
  裘云英下意识呢喃道,手中名笔“安吴遗训”墨汁滴落木桌桌面,顺着纹理晕染。陈教授看出来裘云英正在分心。
  
  陈教授本想借机会,考校裘云英的绘画功底。他没有为难人,只是想亲眼见见裘半山后代的真实水准。所以叫裘云英随便画一幅符合心境的绘画即可,不用考虑技法和风格,只管画出来就好。
  
  但裘云英的迟疑和呆愣,让陈教授开始怀疑起,这个年轻女人是否与许多名家后代一般徒有虚名。
  
  “若是不愿,就算了。”
  
  陈教授嘴上这样说,眼睛里的失望溢于言表。
  
  滴答——
  
  裘云英猛然清醒。她对陈教授略带歉意地笑了笑,道:“我刚刚想到一些事,有些分神了。嗯……还是直说了吧,憋在心头也不痛快。”
  
  她迟疑问道。
  
  “那张稻田的油画,到底是哪家技法?真不是您或是您的学生带到酒店的么?我也是这家酒店的老客户,常用这里的贵宾室,从未见到过类似的画作,而且……其实这家酒店是从来都不挂风景画的……”
  
  话还没说完,裘云英的余光像是被刺痛,眼睛不自觉地眨了眨,再恢复视力时,她在陈教授背后的那张稻田油画里,清楚、清晰地看到了一个黑色轮廓,正站在稻田的正中央!
  
  陈教授误会了裘云英,以为她外强中干想趁机转移话题,眉头一皱,正要借着长辈身份点拨裘云英几句忠言——
  
  裘云英眼睛突然瞪大了,后退半步,磕到冰冷的桌沿。
  
  只是再一次眨眼瞬间,那黑色轮廓已从稻田中央消失不见!
  
  像是跳跃般往下挪了半步!
  
  它站在那条深红色的水流旁,阴冷、肃穆地站立着,宛若一个稻草人、一尊死寂的雕像……
  
  裘云英呼吸急促起来。
  
  她似乎意识到什么,目光死死盯着那黑色轮廓,心头不禁生出强烈的寒意!
  
  画里的东西!
  
  在动!
  
  而且一步步向画外靠近!
  
  它想来到这个房间!!!
  
  越来越近!
  
  黑色轮廓在无声地逼近着,只是几个呼吸间,就在裘云英惊骇的目光里,来到了油画中稻田的最边缘——它似乎扶着相框,身体探出,正向她投来恶毒狰狞的注视!
  
  陈教授发现裘云英的异常,刚要转身!
  
  那黑色轮廓猛然放大了无数倍!像是急速膨胀的气球,化作一颗漆黑的人头!那恐怖的气息,顷刻间席卷而来,让人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无尽恐惧感!…
  
  就在这时!
  
  裘云英胸前的红绳镜坠,发出一声叮铃脆响。
  
  这正是魏昆亲手交给裘云英的诡物,由萧红也就是红娘的「红绳」和鬼镜的「镜中人」制成,具有极强的怨恨之力,能够直接将鬼公司诡异的力量,投射到持有者身旁!
  
  这一瞬——
  
  远在东野画廊街对面的魏昆,忽然怔住,他手腕的无形红绳,感受到了那异常的振动!
  
  是裘云英遇袭了!
  
  他面色一冷,停顿脚步,惹得身旁东野静诧异回望。“附近等我,我处理点急事。”他匆匆丢下一句话,随后转身带着水仙,走向墙壁拐角。
  
  东野静追过去两步,可她只看到了一面空荡荡的墙壁。
  
  “瞬移?”
  
  她皱了皱眉,盯着魏昆和水仙消失的地方,自言自语道:“最棘手的高阶权能啊……那个吴仙儿,到底是什么来头?幸福互娱似乎,没我想象的那般简单……”
  
  酒店房间。
  
  裘云英瞳孔收缩,惊恐地盯着眼前那突兀出现的惨白手掌,她甚至来不及发出尖叫,胸前的红绳镜坠再次发出光泽,破碎的镜片深处,一抹旗袍身影转瞬即逝。
  
  随后,镜坠的绿芒与油画的黑色轮廓骤然碰撞在一起!
  
  天旋地转——
  
  整个酒店房间,被鬼镜和油画的鬼蜮同时笼罩,激烈交锋!所有人都失在了鬼蜮之中,随后酒店房间向一侧颠倒,竟是直接旋转了90度!
  
  重力调转,窗户变成了站立的平地,花瓶、桌布、水杯顺着窗户向“窗外的大地”掉落!
  
  站在窗户旁的服务生,顿时失去了支撑点,惊恐地死死抓住窗沿,他想下望去,那是完全倾斜的奇异世界,整个人挂在窗户上,只要松手就会跌落到那片深红色的稻田之中!
  
  而画中的黑色轮廓逐渐清晰,是一个双眼血洞、面色素白的黑衣女鬼!
  
  它站在稻田里,抬头仰望平放的酒店大楼,无数物体和人在从窗户里自由落体般坠落,就在更高处,本该是玻璃幕墙的地方,此时占据着一面巨大、破碎的黄铜色婚镜,倒映出无数个黑衣女鬼的身影!
  
  此时,没有谁能分辨得出,这到底是镜中画,还是画中镜!
  
  鬼镜俯视着黑衣女鬼。
  
  每一片破碎的镜子之中,都是一枚狰狞的鬼眼,此时像是水中浮萍,然而是最惊悚、最可怕的景象,任何人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眼睛,还有镜子深处的恐怖身影,都会发出来自本能般的颤栗!
  
  鬼镜非常谨慎。
  
  它原有的强大实力,被完全克制的红衣女尸打成这般模样。好在有人气滋养,才得以稍稍恢复。此时的它,只有A级诡异的境界,根据民俗局的划分,相当于权能二到权能三的力量级别……
  
  而这个画中鬼,至少有小神阶的境界!
  
  真正让鬼镜警惕的是,稻田里的黑衣女鬼煞气极重,至少沾染过数百条人命,权能和鬼蜮更加凶煞、难以抵挡!…
  
  它刚准备,使用「镜中人」的能力,复制曾经照映过的诡异权能,画中黑衣鬼突然双眼空洞留出鲜血,嘴巴张开到超过极限,发出无声啸叫,鬼画世界再次重力颠倒,变成了稻田在上,大厦在下的怪异场景。
  
  轰隆隆隆隆——
  
  一辆老旧的蒸汽火车撞破画幅,从天而降,火车车窗中,无数凄惨、可怖的尸体与鬼影,而那漆黑狰狞的车头,若一把巨锤轰然砸中了借助玻璃幕墙现身的鬼镜!
  
  鬼镜表面哀鸣,发出晦涩的撞击声,裂痕隐隐有扩大趋势!
  
  随后蒸汽火车化作漆黑颜料,顿时污染了镜面,更像是被泼了一把黑色的血!
  
  这次交锋,毫无疑问是画中之鬼占据上风!
  
  鬼镜空有一身本领,奈何本源力量太弱,再精妙的技巧在小神阶的绝对优势面前,也是毫无意义。更可怕的还是这油画里的规则,它更接近怪异层面,某种意义来说,对诡异对饲鬼者都具有不讲道理的秒杀能力。
  
  只要触发了它的权能规则,就会立刻死在画中沦为哭嚎的冤魂!
  
  黑衣女鬼见鬼镜绿芒黯淡下去,微微露出一丝怪笑,望向那些正在苦苦挣扎的画中之人,它缓缓抬起了枯瘦若树枝的手臂,正要对他们动手——
  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