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少爷修真录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二十四章 热心肠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琴曲相依,美酒为伴。
  
  桃花树下没有昼夜交替、星河流转,从长辈晚辈彻底蜕变为情侣的男女,也不知玩闹了几个时辰。
  
  左凌泉在花香酒香之中迎风而立,手里拿着一束桃花枝,借着酒意,绞尽脑汁回想了不知多少前辈先贤的诗词歌赋。
  
  崔莹莹则尽展所学,给左凌泉弹奏东洲数千年来最美的琴曲,期间还起身轻舞,在桃花树下展现起比二月桃花更美的舞姿。
  
  虽然在外人看来,就是两个神经病,拿着鞋子、枕头,在床铺上乱蹦跶。
  
  但这并妨碍此时此刻的浪漫,毕竟在幻术的影响下,两人眼中只有一树桃花和彼此。
  
  左凌泉憋不出诗词后,重新靠在了桃花树下,手里拿着朱红酒葫芦,面色微醺,凝望着面前起舞的佳人。。
  
  崔莹莹提着裙摆在树下转圈儿,脸颊酡红,也带上了三分醉意;摇摇晃晃转了两圈儿后,有点晕了,身子一软,直接坐在了左凌泉怀里,偏头看着左凌泉的脸颊,眼神……嗯……有点饥渴?
  
  左凌泉扶着崔莹莹,本想说句“小心点”,但瞧着那双春意十足、恨不得把他含在嘴里的眸子,话语停了下来,醉意消减,体内的气血,也随着心念飘忽,迅速往阳气最盛处汇聚……
  
  “嗯?让你把剑丢一边,你怎么还挂在腰上……”
  
  崔莹莹倒在怀里,被‘剑柄’硌了下,微微蹙眉,晕乎乎把手探入臀儿下,想把碍事的佩剑移开,但……
  
  “……?!”
  
  “嘶——轻点,断了……”
  
  “呸——”
  
  崔莹莹瞬间清醒,和不小心从被窝里摸到蛇似的,触电般把手儿抽开,想要起身。
  
  左凌泉软玉在怀,感觉不是一般的舒服,哪里会让崔莹莹起来,他抱住柔若无骨的腰儿,把崔莹莹摁在怀里,笑道:
  
  “是我不好,没压下心中杂念,这就平心静气,你不用起身……”
  
  崔莹莹脸颊涨红如血,她身上药劲儿未散,刚才嬉戏打闹尚能压下色心,忽然来这么一下,只觉整个人都酥了。她哪里敢坐在怀里,急道:
  
  “臭小子,你……唉,你别抱着我,我受不了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左凌泉一愣,暗道:蹭一下就喊受不了,要是来真的,还不得起飞咯……
  
  崔莹莹察觉到心神动摇得厉害,再被挑逗下去很可能坚守不住,她只能开口道:
  
  “我……我昨天受伤了,也不知是谁给我吃了补气固元的丹药,吃得有点多……嗯……副作用比较大,你别这样……”
  
  副作用?
  
  左凌泉抱着神色扭捏的莹莹姐,眼神不解——补气固元的调养丹药,不存在任何危险性,吃多了也无非精力过剩睡不着什么的,这对不用睡觉的修士来说,根本就不算副作用。
  
  补气固元……
  
  见莹莹姐话语不似作假,左凌泉回想了下昨天的情况——昨天是静煣在照顾,丹药肯定是静煣或老祖喂的;他把疗伤丹药都给了静煣,里面补齐固元的丹药……
  
  左凌泉忽然想起了什么,神识在玲珑阁里查看,想找冷竹小棉袄送的贴心小礼物,结果自然是不见了。
  
  我去……
  
 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,目光稍显怪异,望向了怀里的风韵美人:
  
  “莹莹姐,你不会吃了龙阳丹吧?”
  
  崔莹莹压不下心中邪火,就知道肯定吃了龙阳丹之类的东西,她从左凌泉怀里起身,坐在了旁边:
  
  “你这么看我作甚?我封闭六识疗伤祛毒,丹药又不是我自己吃的……你晓得这丹药的药效,别这么抱着我,我……难受得很……”
  
  左凌泉神色间的不正经烟消云散,转为了认真和关切:
  
  “龙阳丹药效很霸道,据说药性能持续七天七夜,一点就着……”
  
  “我知道。”
  
  崔莹莹没去看左凌泉的眼神儿,尽力做出‘尽在掌握之中’的模样:
  
  “你不乱动,我压得住,不用担心。”
  
  压它做什么呀?
  
  左凌泉坐直了些,正儿八经道:
  
  “心火旺盛,可不是一般的难熬,强压对身体有害无益……”
  
  崔莹莹瞧见左凌泉这口气,哪里不明白他打什么主意,眼神微恼:
  
  “你什么意思?看不得本尊受苦,想勉为其难当本尊的解药?”
  
  左凌泉要是没这心思,还叫男人?
  
  不过直接说未免太色胚,他笑道:
  
  “莹莹姐不乐意,我又岂会心生不轨之意,只是在和莹莹姐商量罢了。”
  
  崔莹莹不满道:“这能商量个什么?我才答应私下里和你走近些,你就准备借坡上驴……”
  
  “上什么驴,我可没这癖好,不是,没这意思……我就是看莹莹姐难受,随口说说罢了。”
  
  “那种事,你想都别想。”
  
  崔莹莹提起人伦大礼,露出了几分羞涩:
  
  “我……我再怎么说也有师尊和好多徒子徒孙,婚配之事,即便不用他人做主,还是要告知一声,岂能就这么把事儿办了……以后再说吧……”
  
  左凌泉微微颔首,关切道:
  
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  
  崔莹莹眉儿微蹙:“都说了以后再说,你还想怎么办?”
  
  左凌泉抬手搂着莹莹姐的肩头,温声道:
  
  “婆娑洲乃是非之地,被药性乱了心智,万一出岔子可不是小事儿,而且莹莹姐硬熬着,也确实难受,总得想个解决之法。”
  
  崔莹莹扭了扭肩膀:“这还能怎么解决?你……你别胡搅蛮缠啊。”
  
  左凌泉摇了摇头,凑到崔莹莹耳边:
  
  “心火旺盛需要发泄,又不一定真的那什么,嗯……莹莹姐可以自己……”
  
  嘀嘀咕咕……
  
  崔莹莹侧耳聆听,脸色越发红了,先看了下白皙手指,然后抬手在左凌泉胸口砸了下,神色肃穆:
  
  “胡说!本尊怎可能做那种事儿?修行中人讲究清心寡欲、洁身自好,你……你当本尊是什么人?你怎么不让上官玉堂自己解决?”
  
  左凌泉就知道莹莹姐会恼火,他认真道:
  
  “事急从权嘛,为的是调理气息,又不是被欲念驱使自娱自乐;而且此事就你我知晓……”
  
  “不可能!打死我,我都不会做那种事儿。”
  
  “那我帮莹莹姐吧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左凌泉抬手穿过崔莹莹的腿弯,把她抱到了怀里,手很熟练地顺着脚踝,往上滑去。
  
  “诶?!”
  
  崔莹莹一愣,没明白左凌泉‘帮她’的意思,还以为左凌泉要把她就地正法,急忙扭动挣扎:
  
  “左凌泉!你别太过分……我……都说了现在不行,你敢乱来,我把你丢出去了!”
  
  左凌泉眼神纯净,不带丝毫邪念。见莹莹姐误会了,他想了想,从玲珑阁里取出清婉缝的眼罩,把眼睛蒙上,然后道:
  
  “莹莹姐,你当我不存在即可。我又没中药,能坚守心神,绝不会乘人之危;就算我想做那种事,也会等到莹莹姐心甘情愿的时候……”
  
  “那你现在想作甚?”
  
  “帮莹莹姐按摸,调理气息。”
  
  左凌泉左手搂住崔莹莹丰腴柔润的身子,右手顺着腿上的黑色丝袜,滑到了膝盖上方……
  
  “诶诶,你别……”
  
  崔莹莹如遭雷击,双腿紧紧并拢,手儿压着裙摆下的大手,想要躲避。
  
  但她本就满心春水无处宣泄,被这么一碰,直接就没了力气,近乎用讨饶的口气说道:
  
  “凌泉,你别这样,我真没事儿,不用帮忙……呜……”
  
  一声触电似的娇喃。
  
  崔莹莹连忙捂住嘴,又羞又急;哪怕隔着贴身衣裤,难以描述的触感,还是让她一瞬间大脑陷入了空白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