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命之途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五章:先天经脉堵塞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    “青云叔叔,接下来还要干什么?”凌天扯了扯青云子的长袍,打断了他的沉思。
  
      “哦,那个接下来要测试你的先天属性。”青云子好不容易才回过心神。
  
      青云子定了定心神后牵着凌天的小手,便沿着绝壁走去。
  
      路上,其他几人不停地嘀咕,无非是凌天这算是什么资质啦,还有争凌天加入他们一脉云云。
  
      不久,众人就来到一片绝壁下,这边绝壁光滑如镜,晶莹如玉。
  
      在这绝壁的旁的青石上刻着跟“天路”一样篆字——“无字玉璧”。
  
      “凌天,这就是“无字玉璧”了,等下你将手掌放在无字玉璧上,根据“无字玉璧”散发出的光芒就可以知道你的先天属性了,去吧。”青云子耐心的为凌天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凌天应了一声后就向玉璧走去,嫩如凝脂的小手放在了玉璧上。
  
      良久,玉璧一点异样也无。
  
      “咦!怎么没反应?”吴芸诧异道,她今天可是深深的被凌天给打击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会是玉璧坏了吧?”熊雄几分不确定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自进青云宗,千年以降,“无字玉璧””就从来没出过错。”元冥一脸的毋庸置疑。
  
      冷剑也不说话,径直走到玉璧前,将手掌放到玉璧上。瞬间,一股浓郁的精金光从玉璧上荡漾而出,很容易看出冷剑有浓厚的先天金属性。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冷剑淡淡道,只是看凌天的眼神再也不能淡然了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莫非凌天天赋属性很低,不对啊,就算再低也会有微弱的光芒呈现的啊。”叶飞蝶一脸的疑问。
  
      “平常这种“奇遇”百年难得一见,今天可是邪了门了,一下遇见了两次,还是发生在同一人身上。”黄瑟道,周围几人也点头附和。
  
      青云子也不说话,快步来到凌天面前,抓过凌天的手腕,切起脉来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青云子眉头微皱,看来是没什么发现,他好像不信邪,一缕绿色灵气自他手指射出,探向凌云体内。
  
      “啊。”青云子一声惊叫,闪电般的甩开了凌天的手腕,那神情,仿佛是见了鬼。哦,错了,即使见了鬼也不至于这样,因为在修真界,只要有不错修为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到鬼魅魂魄什么的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啦,宗主。”古源慌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他,他能吞噬我的灵气。”青云子满脸的惊骇,平常的仙风道骨的神采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能吞噬你的灵气,凌天干的?”黄瑟脸色一变,慌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应该不是凌天,不是凌天能控制的,应该是他身体主动吞噬靠近他的灵气的。”青云子沉思了片刻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体质?”熊雄脸上满脸的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知道为什么“无字玉璧”没反应了,凌天他先天经脉堵塞,自然玉璧不会有反应了。”青云子肯定地道,语气中带着些许惋惜。
  
      “经脉先天闭塞?那岂不是不能修炼。”古源道。
  
      “废话,你见过经脉闭塞的能说话。”黄瑟道,脸上不知怎么的一脸幸灾乐祸,仿佛一个绝世天才“陨落”是他很想看到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“吴芸妹子,我说过了我不跟你争凌天,要不凌天就加入你青松峰吧?”古源“大气”地道,仿佛刚才那个抢着争凌天的不是他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,我青松峰都是女性,怕是不方便。”吴芸赶紧推脱。
  
      一时,其他几人都各自找起了各种“理由”,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。
  
      凌天见众人这样,心中满是失落,只是看着众人推脱的模样,眼中微微有些嘲讽之意。
  
      凌天不能修炼,虽说收一个“废物”也没什么,但这个“废物”后面可有一个绝世强者。过一段时间如果见凌天修为没半分增长,虽说是因为他自身的原因,但天晓得前辈高人会不会跟他们讲道理,到时候一个迁怒就不是他们能承受的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前辈高人的脾气都挺怪异的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先前都一个个争先恐后的,现在怎么都推脱了,像什么话。”青云子轻拂衣袖,有些微怒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,这也也怪不得我们啊,凌云前辈一发怒,那可不是我们能承担的。”古源小声的嘀咕道,声音虽小,但众人还是很容易就听到了。
  
      青云子沉思片刻,觉得古源说得在理,叹惜了片刻后道:“确实不是我们能承担的,看来我还是把凌天送回去,将这件事情跟恩公讲明吧,唉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牵着凌天的小手离去,片刻后,一道青光闪过,奔着青幽峰而去,想是青云子已经御剑将凌天送回了。
  
      众人都松了一口气,相互告别,各自散去。
  
      青幽峰,凌云住处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狐媚正在院子里发呆,她时不时地看看花,摸摸草。仿佛是想在花花草草中寻找凌天曾经生活过的身影。那神情,如痴似醉。时而哀伤,时而微笑,想是想到了凌天在这里怎么样的调皮嬉笑,思念之情溢于言表。
  
      “唉,媚儿啊,天儿刚离开半天都不到,你不用这样吧,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?”凌云苦笑不已。
  
      “吱吱。”狐媚吱吱一叫,似嗔似羞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行行,当然可以想天儿啦。要不,我们现在就去青云峰看看他?”凌天明显是在调侃。
  
      狐媚狐眼一翻,跳到凌云肩膀上挠其痒来。
  
  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,你就饶了我吧,哈哈。”凌云忍受不了,哈哈大笑,赶忙讨饶,可是狐媚兀自不止。
  
      “好啦,别闹,有人来了。”凌云神色一正,突然道,狐媚也仿佛知道了什么,停下对凌云的“迫害”。
  
      这时,一阵青光呼啸而过,来到凌云附近。两道人影飘然落下,不是青云子和凌天又是何人?
  
      “见过恩公。”青云子慌忙行礼。
  
      “嗯,毋需多礼,怎么带天儿回来了,莫非天儿惹什么事了?”凌云有点诧异,看了看第一时间跑到狐媚面前凌天。
  
      凌天调皮是早有名的,惹事再也正常不过,只是这才一个时辰都不到,凌天能惹什么祸?
  
      “惹祸倒没有,只是——”青云子欲言又止。
  
  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凌云显得有点不耐烦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,今天给凌天测试了一下天赋……”青云子看了看正在跟狐媚玩耍的凌天,努力组织这言语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